动态十年之后B站能否走得更远?

  2020年伊始,几大上星卫视的跨年晚会大战成为全网瞩目的焦点,从收视率的比较到邀请卡司数量、咖位的讨论,热度燃至现在。

  而这场传统上星卫视间的“较量”,今年却是视频网站Bilibili(以下简称“B站”)最终突出重围,其举办的跨年晚会受到全网一致好评,甚至被当做国内跨年晚会的“典范”。

  2020年,B站恰好成立十周年,一场精彩的跨年晚会给了B站下个十年一个“开门红”。但在热闹之余,其背后的“隐忧”却愈发凸显。B站的煊赫,是一场立足于“弹幕”和“社群”的剑走偏锋——这在其百度百科的介绍中就可见一斑。

  而作为视频网站的基础——版权问题,是B站不愿提及的。从某个角度来说,B站之兴与版权无关;而未来,版权有可能成为B站的一个隐患。

  2009年是B站诞生元年。由于当时另外一家弹幕视频网站Acfun(简称“A站”)无法提供稳定的视频服务,其核心用户@9bishi出走建立Mikufans,旨在提供一个稳定的弹幕视频分享网站,后改名为现在的Bilibili。

  B站建立之后,在内容上主打“番剧”“鬼畜”“二次元”,吸引了众多热爱小众文化的年轻一族。与此同时,B站还提供完全即时的弹幕聊天服务,迅速吸引了一群优质UP主和ACG爱好者入驻,最后得以发展成为现在国内最大的弹幕视频分享网站和ACG亚文化群体聚集地。

  纵观B站十年发展,其优秀的社区运营、去中心化的流量分配机制等与其他视频平台殊异的运营风格,让其成为泛二次元用户的精神家园,也是顶尖up主眼中的优质内容发布平台。

  但作为视频网站,B站在诸多方面与爱奇艺、腾讯视频等巨头间的差距堪称巨大。

  二次元爱好者将自己喜爱的小众番剧等经过改编、制作后,“搬运”(B站对“侵权”行为的官方称呼)到B站,与同好共享,这其中大部分的视频或视频源文件是未经版权方授权的。

  纵然国内视频网站大多靠盗版资源起家——这是不争的事实。但在靠侵权、盗版“撑杆跳”后,视频网站们纷纷选择下架盗版视频,购买正版视频版权——这也是视频网站巨头们连年亏损的原因。

  而B战也在“健康存活”之后,选择进行“自审”和“洗白”。近几年,B站开始加强视频上传的审核,并且通过版权交易引进视频作品。

  2019年5月底,哔哩哔哩番剧发布公告,称其将对番剧区内容开展自查工作,部分番剧会暂时下架。

  然而这番举动却并未涤荡干净B站的版权问题。事实上,B站番剧区仅仅是其近二十个分区中的一个,其他分区的版权问题,才是在未来给B站带来的烦。

  随便点开B站影视区影视剪辑分区,随处可见百万观看人数的经典影视剧剪辑片段,甚至这些片段拼凑起来,就是一部原版影视剧的所有内容。就拿《武林外传》为例,弹幕里经常能看到有人感叹:“接上了!”(指这些剪辑片段能够拼接成完整的原版内容,不影响剧情的连贯),还有人在弹幕感叹:“总有一天能在B站看完整部《武林外传》!”

  而这些UP主并非无偿分享,B站允许、鼓励网友对该类视频“投硬币、投香蕉等”,这些来自网友的奖励最终都能换成经济收入。用“他山之石”获利,这显然已经走在违法边缘了。

  2019年度知产力中国优秀知识产权律师TOP50郭春飞律师认为,B站在版权方面面临的最主要问题是——“用户上传侵权内容,网站构成帮助侵权”。

  用户上传的内容种类繁多,涉及的作品类型主要有视听作品(影视剧cut、综艺节目cut、粉丝自制剧、人物混剪、鬼畜视频、课程、游戏、体育赛事、其他平台用户的直播视频等)、音乐作品(搬运MV、改编翻唱歌曲、视频配乐、演奏音乐作品等)、文字作品、美术作品、摄影作品等,这些内容如果未经相关权利人的许可,都有可能构成侵权。

  据了解,2018年爱奇艺曾正式起诉B站,称其未经授权,擅自在其网站上向公众提供热门综艺《中国有嘻哈》的视频播放,并据此索赔100万元。

  《中国有嘻哈》是爱奇艺巨额自制的选秀节目,后迅速蹿红成为中国的知名综艺品牌,并催生出“你有freestyle吗?”“skr”等潮流现象。爱奇艺发现,B站在《中国有嘻哈》的热播期,未经授权提供《中国有嘻哈》的视频剪辑,严重分流了爱奇艺的用户流量,给爱奇艺造成了巨大的损失。

  而这类诉讼并非个案,2018年3月,B站在纳斯达克上市前发布的招股书更披露,公司已经因为用户上传的内容遭到50起侵权诉讼。

  早在 2014 年,爱奇艺、斗鱼、华视等九家网站就曾以“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”起诉 B 站。新宝6而爱奇艺与B站的纠葛也早有先例:B站曾未经授权播放被爱奇艺买断网络信息传播权的《快乐大本营》,新宝6被法院判决赔偿经济损失5.7万元。

  除此之外,在知产宝案例库里,搜索“哔哩哔哩”,能找到相关诉讼约200起,很大一部分都是“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”,《歌手2019》《百家讲坛》《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》等热门文艺品牌的版权方都曾与B站对簿公堂。

  面对如此多起的侵权诉讼情况,B站作为网络服务提供平台,应当负有合理的注意义务,严格审核用户上传的内容。

  郭春飞律师认为,B站拥有众多的UP主,UP主们每天源源不断地上传新内容,这导致B站审核任务繁重,稍有不慎,就可能引发侵权纠纷,而版权方很少直接向“UP主”主张侵权责任,而是将矛头对准B站。

  “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,避风港原则(“通知+移除”规则)已不再是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安全港,侵权纠纷频发,对B站也提出了更高的审核义务要求,B站很难从此类侵权纠纷中抽身。”

  郭春飞律师同时表示,B站应承担帮助侵权、甚至是教唆侵权的法律责任的。B站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,对于个人UP主上传的内容应当负有合理的注意义务。

  近年来因影视剧片段的网络传播引发的侵权纠纷层出不穷,作为国内较大的视频网站,B站对用户上传的此类内容应进行更为严格的审核,其为预防侵权采取的合理措施,应与其经营模式所容易引发的侵权风险相匹配,相关案例可参考(2018)沪73民终316号判决。

  B站董事长陈睿曾发微博称:“我们知错就改。比收入更重要的是价值观。”试图表达对版权的重视,弥补过去的错误。但时至今日,B站还是那个可以看完整部《武林外传》《甄嬛传》《大宅门》等经典影视剧剪辑片段的Z世代“精神家园”。

  从某个角度来说,B站早已囿于“社区调性”的牢笼中,它的超脱不是因为本身,而是因为B站用户,B站用户的整体风貌塑造了B站,B站用户在网络时代的“制霸”优势让B站的地位虚高,所以现在,B站只能容忍B站用户犯下的错,让侵权视频横行无忌。

  2014年,B站发布公告,开启“新番承包计划”并宣称“永远不加视频贴片广告”,邀请各位网友共同创造一个“没有广告的看番环境”。此举剑指国内视频网站动辄30秒的“贴片广告”(现在已经出现90秒的贴片广告了)现象,像极了当年陈胜吴广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”一样——代表民意反抗“霸权”的“行为艺术”。

  而在其后,B站却屡次被发现某些番剧前出现时长不等的贴片广告。后来官方解释称是不得已之举:其他网站向相关版权方施压,要求必须在给b站的合约条款里附加要求放广告,否则他们就不再购买其版权。

  该事件凸显了B站在这场旷日持久的“版权争夺战”中的真实处境,也让人们关注到B站在“盗版时代”之后的未来之路。

  “B站在主流影视剧领域无法与其他视频平台抗衡。BAT主流视频平台财力雄厚,可以购买大量的影视剧,他们拥有绝对的话语权,版权方也愿意与他们合作。B站严格的用户筛选机制,也将很多无特殊需求的普通影视剧观众拒之门外。因此现阶段在主流影视剧的版权争夺方面,B站还存在着比较明显的劣势。”郭春飞律师认为。

  据了解,2019年1月市场上主要的日漫新番有46部,B站取得了其中25部的授权,包括21部独家授权。高昂的采购成本与没有贴片广告承诺之间,是接年亏损的问题根源。

  时至今日,视频网站在动漫领域仍大有可为,从IP孵化到出品、从制作到播放,乃至衍生品开发、动漫活动运营,b站只在“播放”上面有明显的市场份额。

  B站跨年晚会之后,更受期待的“B站拜年祭”将又一次点燃人们的无限想象。而站在十年之交的B站,其因侵权而起的声势,因纵容侵权而起的纷扰,因版权争夺而付出的代价,在未来,将为其铺就一条荆棘之路。

  笔者在写下本文最后一个标点时,内心是充满矛盾的。作为90后,B站已经成为笔者辛劳工作后唯一的娱乐平台,也是笔者奋力追赶流行趋势的唯一视窗。所有人都无法否认B站在某个角度上对当代中国流行文化产生的巨大影响力,但笔者也无法假装看不到,那些如鬼似魅的侵权视频们。

  当张蔷顶着爆炸头穿着喇叭裤站在B站跨年晚会的舞台上,高唱着来自90年代金光闪闪的disco舞曲时,新宝6app下载人人都会发出惊叹,这就是“文艺复兴”。

  B站的存在,让我们过去的辉煌和当下的新潮巧妙地融合在一起,让每个年轻人都燃起对未来的想象:

  那些诸葛亮王朗口中的鬼畜音乐,那些根植于生活的美食美妆、那些对文化糟粕的无情批驳、那些对文艺精品的走心解读……B站的存在,证明了90后、00后们堪称奇异的文化包容力。

  我们是否需要给予B站足够的耐心,能让其在保持原貌的基础上,逐渐剔除掉那些龃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