动态 力量和希望:疫情中的文化产业将走向何方?

  2020年1月23日,中国出现了两个首次,第一个是因病毒封锁城市,第二个是因疫情撤掉春节档全部电影,事态之严重已经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,一场大战即将到来,在这段的特殊的时期里,文化产业将会受到哪些可见的影响呢?

  今日凌晨2点整,武汉市宣布上午10点主要公共交通工具将停运,火车、飞机等离汉通道也暂时关闭。随后在下午1点左右,7部原有的春节档电影先后传出了撤档消息,其中包括《姜子牙》《唐人街探案3》《囧妈》等等预售票房很高的大片,它们将不再于春节期间上映,自此开始,2020年春节将无大片可看。

  回想起前几日,各大媒体还在发文“安慰”观众,称春节档电影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。新宝6仅仅一天的时间,武汉封城、电影撤档,一切都似乎发生在刹那之间,让人措手不及。

  此时,新型冠状病毒还在向全国各大城市辐射蔓延,无人的街道、静寂的城市,像极了当年的非典。而身为文化产业的一员,除了病毒本身会造成的威胁之外,我们还关心一件事:病毒持续期间文化产业将受到哪些可能的影响?

  不过在所有的行业中,受传染病影响最大的还是旅游业,来自国泰君安证券研究的数据显示,在所有旅游业公关事件中,传染病对该行业的冲击最大。

  以非典为例,2003年国内游客增速减少13%,甚至一度进入了-0.9%的负增长曲线。同时,全国四星级酒店出租率同比下降4%,一星级酒店收入增速直接下降43%,不少酒店只能艰难度日。

  另外,疫情持续的时间也直接决定了对旅游业的影响程度,非典全程影响时间约为1年(2002年12月5日-2003年8月18日),疫情期间对旅游业影响巨大。2003年4-5月期间,中国大陆入境客流为550万人,远低于预期的810万人。非典对旅游业的影响还存在“延后效应”,直到2004年3季度之前,人们对非典的恐惧情绪仍然难以散去,旅游业也仍然不能完全从重创中恢复过来。

  目前新型冠状病毒尚处于爬坡期,疫情将会持续多久无法确定,如果能稳定控制住疫情,有希望在短时间内遏制住扩散,则能让病毒避免进入爆发期,大大缩短疫情持续时间。不过武汉作为内地交通枢纽,又已经横跨了主要的春运节点,加上各地已经先后发现了新的病例,因此能不能避免爆发暂时还是个疑问。

  毫无疑问的是,一旦进入了以年为单位的疫情扩散,对旅游业将会是一场巨大的打击。从股票上也可以看到,截至今日下午收盘为止,携程跌幅-3.93%,中青旅跌幅-3.88%,中国国旅跌幅-3.05%,一致表现出了大众对旅游业的担忧,倘若疫情继续恶化,相信跌幅会更大。

  除了旅游业会受到影响之外,新宝6app下载影视行业的低谷也已经近在眼前,在武汉封城之前,全国各地的退票数量已然有上涨趋势,其中以武汉最为严重,1月20日的统计数据显示,武汉电影预售票房在全国市级票仓中仅排名第14位,票房购买力已经跌到了三线城市级别,而继春节大片们先提档后撤档之后,票房更是迎来了超强地震,影视股也开始了全面下跌。

  早在1月20日各大影视股就纷纷出现过大幅下跌,横店影视、大晟文化跌幅-10%左右,光线传媒、慈文传媒、唐德影视等老牌影视股的跌幅也都在4%以上。

  今日收到电影撤档消息之后,各大影视股再次进入加速下跌状态,而且大部分都呈现“两段式”下跌趋势。比如阿里影业的股价从1月20号就开始下跌,22号下跌态势有所放缓,今天再次出现加速下跌趋势,整体呈现两段折线。

  猫眼娱乐、欢喜传媒、唐德影视等股票的下跌趋势也与阿里影业惊人相似,都是两段式下跌:

  从目前的趋势来看,未来几天影视股仍然会受到撤档风波的影响继续下跌。这对于本就处于寒冬期的影视圈来说,无疑是雪上加霜。

  根据艾媒数据中心的资料显示,2018-2019年间中国春节电影档观影人次呈现明显的下滑趋势,从1.45亿人次下降到了1.3亿人次,由于受到疫情影响,预计2020年春节档电影观影人次会暴减至0.55亿人次,这个数字比2017年的0.9亿人次都要低一大截。

  相对于影视和旅游行业的股价下跌,也有一些行业有逆势而上的潜力,除了头部大热的医药股之外,网络媒体、网络游戏、电子商务等“坐在家里就能玩”的产业其实很值得看好。

  还是以非典时期为例,对于新浪、搜狐和网易三大门户网站来说,2003年绝对是意义重大的一年,因为在这一年里,它们第一次实现了扭亏为盈。

  也是在同一年,起点中文网的收费模式开始走通,51job招聘网站收入暴涨166%,腾讯上线的QQ游戏平台也开始盈利,从产业的角度来看,2003年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组队崛起的一年。

  电子商务方面的爆发更是有目共睹,在2003年以前,阿里巴巴拥有100万注册会员,但是由于在流量和盈利方面表现一般,所以这些最早一批做电子商务的企业很不被外界看好,尤其是实体经济,对电子商务的未来一直非常悲观。

  非典爆发之后,阿里巴巴全员在家办公,公司只能维持基本运转,但惊人的事情发生了,2003年阿里巴巴的会员企业中有超过70万家订单量大涨,盈利也呈现爆发式增长。以非典前后的数据相对比,阿里巴巴在疫情期间的供求流通数量增加了5倍,阿里巴巴自身单天收入超过1000万元,直接让这家尚处于成长期的电商平台实现了跨越式蜕变。

  从这些在线业务的指数级增长中可以看到,在足不出户的情况下,上网是一个难以避免的刚性需求,哪怕在当时中国每百户家庭仅4.4台电脑的情况下,在线娱乐仍然能获得如此巨大的流量增长。而以今天的情况来看,个人电脑已经大范围普及,根据CNNIC的统计数据,中国网民数量已经达到了8.29亿,手机网民数量也达到了8.17亿,在线娱乐基础设施依然位居世界前列。

  在今时今日的网络普及程度下,全国足不出户所带来的流量池将不可估量,必将成为在线娱乐行业的巨大爆发点。

  以新兴市场的角度来看,优爱腾今天的处境与2003年的门户网站们非常相似,都是三足鼎立+亏损多年,且暂时看不到明确的出路。在今天的特殊局势下,优爱腾的竞争僵局很可能会产生新的变数。

  视频网站们如果能在疫情防控期做好线上优化,服务好这批难得宅在家里的新用户,或许就能直接培养起他们对内容付费的消费习惯,省掉巨额的拉新费用,并重现当日门户网站们扭亏为盈的盛况。

  与此同时,在2019年饱受客户流失和流量锐减之苦的线上营销渠道们,比如美图、趣头条、搜狐等等,也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转机。比如主动参与到疫情的宣传工作中去,帮助政府、疫情防治机构宣传正确的防控指南,利用自身已有的渠道优势,在物资募集、善款筹措方面尽自己的一份力。既能帮助疫情防治,又能塑造自身正面形象,提升用户留存率。

  另外,院线撤档对股市的影响虽然很大,但是落地到影视企业本身到也并非无路可走。头部大制作影片只能等到疫情过后再次上映,但是一些小成本作品大可尝试一下线上网剧模式,与视频网站一起打通线上付费这条路,也可以尝试更为灵活的短视频连载模式,在抖音、快手、B站等平台吸粉引流,只要利用好宅家期间的流量池,不仅可以大大降低内容营销成本,还可以获得多渠道盈利来源。

  除了在线视频之外,本来就持续走高的网文行业也有很大的爆发潜力,艾媒数据中心的资料显示,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有望达到4.4亿人,市场规模则有望突破200亿元大关。

  总而言之,在不出门的这段时间里,网文、视频、音频阅读等在线娱乐产业都可能会迎来新的用户增长点,相对已经成熟的游戏与电商产业来说,它们也具有更大的成长空间。

  经历过非典之后,尽管病毒的肆虐对国家经济造成了明显冲击,但是历史也证明,风波过后这些遭受挫折的行业都会迅速迎来复苏,并不会对整体经济曲线造成长线影响。不过能存活下来的多以大企业为主,中小企业抗风险能力差,很难应对长时期的低潮,这次的疫情无论长短,对整体行业来说都将是一次残酷的洗牌。

  同时,我们也应该看到好的一面,钟南山院士和多位专家都曾表示,从目前的致死率来看,新型冠状病毒的杀伤力没有高峰时期的非典强,而且从武汉及其他省市对疫情的处理速度上来看,比之前的非典时期也都要迅速、专业得多。相信在各界的努力下,能较好的控制疫情的蔓延,文化产业评论也希望此文所担忧的事不会发生,祝愿我们都能早日渡过这一难关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